车载智能助手设计:智能座舱的合作伙伴

2021-10-15    分享达人 行业趋势

前言:


随着科技的发展从家庭到办公室,协作机器人(cobots)正在逐渐出现在我们的视野,汽车车载虚拟形象也越来越多地涌现,例如:蔚来的NOMI,理想的ONE,奔腾的YOMI。虚拟语音助手的形象也越来越符合大众口味。虚拟语音助手形象通过改善用户体验和培养情感联系来增加汽车的价值。但是我们在使用的过程中不难发现,机器人的设计很容易出错,从而让我们感到无聊、生气,甚至更糟糕的情绪——害怕。

 

那么,汽车公司如何设计虚拟语音助手,才能创造更安全、更高效、更有回报的驾驶体验呢?

本文将通过以下几点进行阐述,让虚拟语音助手的设计创造更好的汽车体验。


1.利用UX(用户体验)来驱散对人工智能的恐惧


如果在文化的进程中,高科技在其中扮演过一个坏人的角色,那么在设计时一定要谨慎。例如,在美国,小说作家史蒂芬·金写过一本关于杀人汽车的恐怖小说,这会让用户在使用汽车的时候产生联想。

谷歌公司也深知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早在10年前,它将其早期的自动驾驶汽车Waymo设计得如此可爱,目的是为了帮助人们更适应自动驾驶这一遥远的概念。

          undefined

史蒂芬·金恐怖小说《克里斯汀》                                 谷歌第一辆无人驾驶汽车waymo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创建一个可爱的,温柔的,虚拟形象是为了给用户一种优越感,从而消除恐惧。

外形的设计固然重要,但是行为比外观更应该受到重视,美国时间2016年6月27日,Anki发布的玩具机器人Cozmo的产品,它的面部是一块发光显示屏(OLED),眼睛则是随心情变化的方块。因为外形相似,Cozmo被认为是皮克斯动漫《机器人总动员》中瓦力(WALL-E)的现实版。看起来比较呆萌,给人一种畜类无害的感受。并且通过笨拙的行为,展现出它呆萌的性格,大大降低了人们得戒备心理。

呆萌的机器人Cozmo

           

以黑绿色代表邪恶的斯莱特林学院                                黑绿色的Cozmo


因此即使用了一些比较可怕的颜色,例如,黑绿色。你也不会产生恐惧的心里。由此可见,行为远比外观给用户带来的感受更具有说服力,也更加直观。

当我们在设计语音虚拟助手时也是一样,无论是作为一个合作机器人,还是车辆本身,要问问自己,我想展现的AI是什么样子的,这样你就可以在它跨屏幕迁移时设计一个有凝聚力的体验。


总结虚拟语音助手的形象要降低用户的恐惧感适当的为用户增加优越感


2.不要越界


Jibo是一款设计来帮助你在家工作的合作机器人,由 MIT 科学家 Cynthia Breazeal 制造。它高约28cm,重约六镑,无法自由移动,拥有电子眼睛、耳朵和声音,头部可以 360 度旋转并进行声音定位,能够讲故事、聊天和提供安慰,也可以拍照和做日程提醒。但可惜的是它失败了,因为它承诺太多,更注重情感而不是功能,比如语音和人脸识别上存在一定的误差,并没有宣传视频里演示的那么生动;智能家居中控方面,因为要通过第三方平台实现控制,实际体验并不流畅;又比如,因为起初内容缺乏、功能未得到完善,Jibo 无法看视频、玩游戏和视频通话,除了挤眉弄眼之外,屏幕成了摆设。

简单来说就是它能做的事儿和它899美元的售价不匹配,自然就没有用户愿意为他买单。

 经营失败而倒闭的机器人JIBO


Qoobo是一款带尾巴的靠垫,可以通过摆动尾巴来安慰用户,虽然看起来也没有特别智能,但它之所以能够成功的原因是因为它的功能和价格合理。在满足基本需求时,“摇尾巴”的功能可谓是“锦上添花”。

深受用户喜爱的坐垫机器人Qoobo


在车载中也是如此,比如蔚来的NOMI,经常有用户反馈,nomi有的时候所问非所答,要喊出指定的关键词才可以做出相应的应答,但是它能够成功的原因是,它们能增加真正的价值,并在受控的环境中运营,在那里人工智能可以成为“领域的老板”。同样的在设计虚拟语音助手形象时,需要有一个明确的目的,那就是它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换句话说就是:在不影响我驾驶的前提下帮助我完成一些额外的工作


总结:要使虚拟语音助手成为功能清晰的服务生态系统的一部分满足用户的基本需求



3.展现它作为助手功能性的一面


恐怖谷理论是一个关于人类对机器人和非人类物体的感觉的假设,它在1970年由日本机器人专家森昌弘提出,虚拟形象或机器人的仿真度越高人们越有好感,但在相似度临近100%前,这种好感度会突然降低,因为你无法分辨某物是否是人类,这会让用户产生不安的心理。虽然车内人工智能显然不是人,但我们确实要避免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情况发生。在赢得用户的信任并建立联系的同时,也需要让用户知道你的界限,并对数据的收集和使用保持透明。

undefined                          

恐怖谷理论


                       

令人恐惧的设计                                                                   看完就喊妈妈的动画


还要注意的是在设计的过程中,要区别人和人的交流以及人和虚拟语音助手的交流的交流。

机器人再说话时会说:请,你好等礼貌用语,这样父母在使用语音助手的同时,不会担心孩子学到一些粗鲁的用语

其次,我们在与功能性动物交流时,不会用人类的用语,更倾向于使用专门的动物用语。例如,在东北赶集的人,不会对马或者驴说,往前走,不要走了。而是会说:“驾”  “屡” 等拟声词来代替,一方面是为了快速的下达指令,另一方面就是区分人类用语言。

你可能会经常看到这样的新闻:某演员入戏太深,走不出自己的角色,导致发生抑郁,带来糟糕的结果。这就是用户对角色情感的过度投入,导致无法区分现实世界和角色世界。因此语言另一个用处就是:防止用户入戏太深。


总结:保持和突出语音助手该有的特征,这样可以让用户更加容易走出和进入使用场景。



4.扮演它该有的角色


paro这是一个海豹幼崽的形象,这种机器人有助于痴呆症患者的护理。通过肢体接触,可以唤醒痴呆症患者过去养育子女、饲养宠物的记忆。它的感光装置能分辨白天和黑夜,它的位置感受装置可以判断自己是处于被抱着,还是处于跟主人相对的状态。它在充电时用一个奶瓶,这和他“被扶养”的定位相吻合。

代替动物为老人治疗的Paro


undefined

正在充电的Paro


宠物机器人Lovot,当你决定要收养它们时,也要意识到它们每天半个小时闹腾,还有那被“关爱”需求,真的也许会让你累觉不爱却又割舍不了,感叹自己为什么要“养”这两个小鬼。让我们感受到,这些机器人就像人一样,它也有婴儿期,需要我们耐心教导。

宠物机器人Lovot


再比如马里奥在最早的出道作品《大金刚》中,马里奥被设定为一名普通的美籍意大利人,从他的口音(或是从他的配音演员Charles Martinet的所配的口音)来看,他的英文确确实实带有一定的意大利口音,而且从服装上也是典型的美国公民装扮。

因此,无论是外形还是功能上都要有一定的隐喻和暗示。



总结为所有情况寻找隐喻这可以让用户有一个连贯的想法无论在哪中场景都要暗示和产品相关的特性这样用户对虚拟语音助手的角色定位才会一直保持统一


5.让互动更有价值


在设计过程中,始终要贯穿的思维就是如何使虚拟形象对用户的情感做出反馈。通过设计引起用户情绪价值与情感体验。比如,通过简单应答,或者简单的肢体动作来达到目的。建立一个专属于用户的体验设计。比如引导用户给虚拟形象命名等。



总结:培养感情纽带,让用户与虚拟语音助手建立长期关系,让用户对合作机器人更加满意。

 

在未来几年内,我们预计语音人工智能的个性、年龄和性别将会多样化,车内语音助手将继续被采用,尤其是随着更多的自动驾驶功能进入市场。对于一些原始设备制造商来说,将合作机器人设计成技术的实体表现形式,以帮助赢得用户的信任,这是有意义的,当然还有其他制造商将在人机界面(HMI)中以图形方式展示人工智能,就像Siri一样,以较为抽象的方式表现出来。无论哪种形式所遵从的原则是不变的,期待大家更好的设计!


蓝蓝设计建立了UI设计分享群,每天会分享国内外的一些优秀设计,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进入一起成长学习,请扫码ben_lanlan,报下信息,会请您入群。欢迎您加入噢~~希望得到建议咨询、商务合作,也请与我们联系。

文章来源:站酷  作者:大牛李
分享此文一切功德,皆悉回向给文章原作者及众读者.

免责声明:蓝蓝设计尊重原作者,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立即更正或删除。

蓝蓝设计www.lanlanwork.com )是一家专注而深入的界面设计公司,为期望卓越的国内外企业提供卓越的UI界面设计、BS界面设计 、 cs界面设计 、 ipad界面设计 、 包装设计 、 图标定制 、 用户体验 、交互设计、 网站建设 平面设计服务


日历

链接

blogger

蓝蓝 http://www.lanlanwork.com

存档